宁姚来见陈平安

作者:Master易
时间:于 2020年7月8日 20:08 创建, 2020年7月16日 21:46 最后一次的修改
浏览:71

在陈平安翻出屋子后,小米粒赶紧跳下凳子,跑到窗口那边,好像是发现自己个子太矮,只好又折返回桌子,搬了条凳子过去,站在凳子上,伸长脖子,使劲望去。

裴钱走到窗口,小米粒轻声问道:“是山主夫人来了吗?”

裴钱趴在窗台上,笑着点头,“肯定是师娘来了。”

小米粒在裴钱耳边轻声问道:“那等会儿见着了山主夫人夫人,我要磕几个头才合适啊?一百个够不够?!”

因为在裴钱第一次游历剑气长城又回家后,那会儿的裴钱个儿还不太高,跟暖树姐姐差不多,每次跟周米粒说起剑气长城那边的事情,裴钱都贼开心,说了好些稀奇古怪的见闻,还有裴钱在那边闯荡江湖的丰功伟绩,还说有个叫郭竹酒的小丫头片子,黝黑黝黑的,比黑炭黑黑炭,而且个子比小米粒还矮一大截,却是个功力极其深厚的马屁精,见着了师娘次次都会磕头。不过那个绰号绿端的小丫头片子,傻是傻了点,说话比陈灵均还不着调,不过其实人还不错,勉强能算是师父的弟子吧……一来二去,小米粒就记住了那个按照辈分算是裴钱师妹的矮子小姑娘,以及那个小姑娘的最喜欢磕头。

裴钱被小米粒这么一问,就立即知道不妙,若是给师父知道了自己小时候,回到家里是怎么在背后埋汰的郭竹酒,估计要惨兮兮。

师父的那些小账本,可从来不落笔,只在师父心里,谁都翻不着瞧不见的。

所以裴钱先告诉小米粒不用磕头,到时候见着了师娘,记得扯开嗓子,多喊几声山主夫人就好,再提醒小米粒,不认得什么郭竹酒。

小米粒挠挠脸,说道:“我卯足劲喊话,嗓门可大,一不小心就跟打雷似的,吓着了山主夫人咋办?”

裴钱笑着揉了揉小米粒的脑袋,“师娘很厉害的,不会被你吓到。”

小米粒想了想,“怎么个厉害啊?”

裴钱沉默片刻,望向窗外的暮色,给出一个好像答非所问的答案:“没有师娘的话,我就遇不到师父了。”

小米粒突然伸出手,轻轻拍了拍裴钱的胳膊。

因为不知道为什么,黑衣小姑娘觉得裴钱这会儿好像有些伤感,不大不小的,就是有那么一丢丢。

长大以后的裴钱,经常会这样,在落魄山陪着自己和暖树姐姐,不管是在竹楼二楼,在崖畔石桌,还是在山巅栏杆,坐着坐着,聊着聊着,裴钱就会突然不说话了,想着事情,抿起嘴唇,而且会腰杆挺直,好像在看很远很远的地方。

那些年在山上,偶尔裴钱会高高抬起头,望向很高很高的地方,但是她的心情,好像又在很低很低的地方,小米粒就算想要帮忙,也捡不起搬不动。

裴钱再也不会卷起袖子,先沿着地上那些青砖,一步一步倒退而走,再往崖外纵身一跃了。也不会再与自己一起大摇大摆走路巡山了。裴钱也不会在树下一个蹦跳,双手抓住树枝上,再让自己抓住她的脚丫一起荡秋千了。很多裴钱以前需要跳起才能抓住的树枝,如今裴钱踮个脚尖,就抓住了。棋墩山上的那个马蜂窝,她们已经很多年没去斗智斗勇满山跑了。

很多裴钱个儿矮矮时候的有趣事情,就像兜里的瓜子,一磕就没了。

手臂被小米粒轻轻一拍,裴钱转过头,再微微低下头,笑问道:“咋了?”

小米粒好像从裴钱袖子上双指捻住了一粒瓜子,往自己嘴里一丢,“小小忧愁,一吃就没。”

裴钱笑了起来,小米粒也跟着笑起来,起先还有些含蓄,等到见到裴钱开心,小米粒就一下子笑得合不拢嘴。

裴钱一拍脑袋,快步走向桌子,收起那幅贴有彩笺便签的卷轴,小米粒跳下凳子,趴在桌上,哈哈笑道:“我晓得的,没见过它,么得这回事嘛!”

裴钱嗑起了瓜子,小米粒趴在桌上,犹豫了很久,突然小声说道:“裴钱,你能不能修行啊?”

裴钱疑惑道:“问这个做啥锤子?”

小米粒咧嘴一笑,圆乎乎的下巴搁在手背上,“随便问问。”

其实她是怕下一次出远门,隔了好些年才回家,害怕裴钱个儿没有长高,却有白头发了。

裴钱笑道:“我一直有练剑啊,好像……不是特别难。”

裴钱赶紧补了一句,“这种话,你千万不能跟我师父说,晓不得?”

小米粒一下子兴高采烈,“知不道!”




登录后回复

共有0条评论

布丁

易将木剑交给了师父,两人盘腿坐在大树下,师父从怀里摸出一块铁片,在木剑上刻着字。

“无什么……什么什么……易大什么?”易抓着脑袋,念着师父刻的字。

“这些字读,「无极剑派第三百六十九位传人,易大师」。叫你好好读书,连这些字都不认识。”师父敲着易的脑袋说。

“明明是你字太烂……弯弯曲曲的像蚯蚓一样。”易撅着嘴,摸着脑袋,委屈的说。

“是吗,哈哈……”师父摸着脑袋,尴尬的笑着。

“师父,为什么要刻个易大师呢?易就可以了啊。”

“因为带有大师的人,都是很厉害的人。为师希望你以后能将无极剑派的思想发扬光大,所以才刻上大师两个字,这是为师对你的期望。”

“徒儿绝不会辜负师父的期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