抱歉,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

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(启用)JavaScript


了解详情 >

迁移

江北诗仙

路上行人雨纷纷,没带伞的欲断魂


年年难过年年过,夜夜梦回夜不回


殷勤昨夜三更,又得浮生一日


杨柳依依不知门,无处寻那不归人

书中有酒

陈平安忍住笑意,背后剑仙已经自行出鞘,悬停在他身前。
陈平安一步越上剑仙,御剑远去,气势如虹,剑气冲天,远游天地间。


我跟你说啊,我其实真是流落民间的公主殿下,小时候我在家里都用金扁担的,馒头儿,吃一个丢一个。


杏花巷,一个孩子又蹲在糖葫芦摊子不远处,每次都蹲一会儿,时间不久,但让摊子主人记得了那张黝黑小脸庞。
终于有一次,卖糖葫芦的男人摘下一支糖葫芦,笑到:“给你,不收钱。”
孩子赶紧起身,摇摇头,腼腆一笑,撒腿跑了。 那之后,再也没有看到孩子的身影。


石柔告诉他有天放学,裴钱拽着一只死了的大白鹅脖子,扛着回到了骑龙巷铺子,然后去将大白鹅埋在了不知道什么地方。
裴钱当时在自己屋子里边一个人抄着书。


停顿片刻,陈平安眼神坚毅道:“那么就算上我一个!”
又一个停顿,陈平安笑容灿烂,“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天底下最快的剑。”


裴钱便高高跃起,落在墙头之上,纵身飞跃,转瞬即逝。
如那崔东山锁看书上所写。
跃而登屋,瓦片无声,时方月明,去如飞鸟。


陈平安笑到:”山下的市井坊间,年关难过年年过”。


这封家书的末尾,陈平安答应裴钱,他已经点头答应,在自己开山大弟子的鼎力引荐之下,正式擢升哑巴湖大水怪周米粒,为落魄山右护法,并且准许裴钱亲自将此事昭告落魄山上上下下。


孩子低着头,双手使劲攥紧系挂箩筐的绳子,摇摇晃晃,离开了宅子和巷子,再也没有回家。


李二瞥了眼那盘故意被放在陈平安手边的菜,结果发现媳妇瞥了眼自己,李二便懂了,这盘冬笋炒肉,没他事儿。


崔东山陪着裴钱直奔灵芝斋,结果把裴钱看得愁眉不展苦兮兮,那些物件宝贝,琳琅满目是不假,看着都喜欢,只分很喜欢和一般喜欢,可是她根本买不起啊,哪怕裴钱逛完了灵芝斋楼上楼下、左左右右的所有大小角落,依旧没能发现一件自己掏腰包可以买到手的礼物,只是裴钱直到病恹恹走出灵芝斋,也没跟崔东山借钱,崔东山也没开口说要借钱,两人再去麋鹿崖那边的山脚店铺一条街。
裴钱一下子如鱼得水,欢天喜地,这儿东西多,价格还不贵,几颗雪花钱的物件,茫茫多,挑花了眼。
掂量了一下钱袋子,底气十足,她走路的时候,就眉开眼笑了。也就是这儿人多,不然不耍一套疯魔剑法,都无法表达她心中的高兴。
街道上熙熙攘攘,从浩然天下来此游历的女子修士居多,光是她们各有千秋的发髻衣饰,就让裴钱看得啧啧称奇,有那两髻高耸如青山、犀角梳篱的妇人,长裙宽松袖如行云,哪怕不是姿容如何漂亮的女子,也显得婀娜多姿,还有那青丝盘起、再挽一髻、珠翠如花木攒簇的女子,看得裴钱那叫一个羡慕,她们的脑阔上都是顶着一座小小的金山银山呐。
咋个天底下与自己一般有钱的人,就这么多嘞?


小姑娘当时屁颠屁颠跟在裴钱身旁,使劲摇头,不说了不说了,自己之前是怕裴钱和暖树姐姐忘记,才多说两遍的。想事情可费劲。
最后小米粒还叮嘱裴钱,要是以后忘记了,千万记得跟她说啊,到时候她就再说一遍。
夜幕中,裴钱伸手掬水,明月在手。


举形望向朝暮那边,伸出手指在嘴边,摇摇头,示意朝暮千万不要说话。

朝暮蹑手蹑脚站起身,原来那位裴姐姐,抄着书,不知怎么的,在流泪。

裴钱在伤心,以后师父再敲她板栗的时候,师父好像再不用弯腰了。

那么以后就算师徒终于重逢了,再有一起游历山水,师父大概就再不会伸手再牵起一个小姑娘的手了。

怎么就长大了呢。

以前大白鹅小师兄说过一个笑话,问她这个大师姐,晓不晓得天底下哪个家伙的忧愁最多。

裴钱当然说是自己的师父,因为师父最喜欢想事情、最喜欢照顾别人啊。

小师兄当时笑着摇头,给出一个很混账的答案。

说是那个名叫“长大”的家伙。


评论